zora

月更
吃土

不会写短篇
不会HE

【大宫】冬滞(1)

一个妖魔鬼怪的故事【不是


-

雨雾薄凉,又缺领子缺伞的,二宫和也裹紧了夹克衫,脚步快得几乎要赶上竞走。

淋在雨里有一会儿了,这几天本来就有些受凉,他只期望别发展成重感冒,最近开销实在太拮据,大概是匀不出钱买药了。

不过自己可能还不是最惨的,比如不远的那杆街灯下还有一名坚持工作的传单派发员。有一对互相挽着的女孩躲在一柄花伞下就从他身边笑闹着飞奔过去了,丝毫没有理会已经递到她们手臂边的宣传单,那人却弯腰驼背地,还对着背影说完了宣传词。不免有些心酸,他跑了几步接过那张传单,再迈开脚步却被身后那人抓住了手腕,扯得他呲牙咧嘴地回头。

二宫看不清蒙蒙夜色里那人的面孔,迎着光线他眉头蹙得很深。他注意到他抓得很高的头发,被雨丝飘零却仍根根挺拔。什么牌子的发胶,真厉害。

 

雨陡地瓢泼了。

 

 

相叶雅纪突然转过身来,不停地拍打他的小腿,语气里止不住的开心,“诶这人我认识!我就说名字眼熟,这位是我初中同学诶!”

这时候恰逢今晚的目标人物从街角拐出来走进他俩视野。大野智心想初中同学撞了鬼这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吗。但又发觉之前相叶同别人办委托,回来以后也是这样兴高采烈地描述经过,也不忍浇他冷水,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称赞,“噢,初中同学你也认得出来啊。”

相叶雅纪谦虚:“不是,你不懂,二宫君一点没变。怪不得他要撞鬼。”

啊,所以才要求把刀带上吗。大野智思索这算不算幸灾乐祸,又觉得这样揣测这双真挚的眼睛有些不妥。不过仔细观察后他也没发现目标身上附有什么足够自己拔刀的危险妖灵,相叶如果期待看到自己砍二宫先生一刀,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大野智将那柄玄铁从五折伞的伞柄里抽出来交到相叶雅纪手里。带来了总归要派点用处,毕竟一会儿要驱鬼,万一失手,好歹能辟邪,相叶要是喜欢,挥着它大概还能斩掉几个恶灵。相叶雅纪把手里一摞雪白的打印纸及几张烟火大会传单递到他手里,抖着刀约是表示鼓劲,神采飞扬地目送他跳下窗台,“一路顺风——!”

 

大野智送给目标人物他一如既往的标准微笑,只需要一个对视的瞬间,他就可以催眠对方。但是丰富合理情节有利于之后的记忆改动,他说了一句在拦人填问卷时经常说到的话,反正二宫先生也不会知道这纸上写了什么,不过惊讶的表情使他比照片上看起来的更年轻了。画满符咒的手指落在他裸露的脖颈上,灰色的幽灵眨眼间就显形,扭曲着颈部要挣开大野智的手。

段位也太低了一点?大野智拧巴眉毛,十分疑惑。但是没什么危险总归是好的,他像往常一样将其揪离目标人的身体,指尖燃起鬼青紫的火焰,没再扭几下那恶灵就被彻底打散在雨幕里,比呼气时的白雾消失得还要迅速。他在身侧拍掉了手指上剩余的火焰,往前一步时机正好地接住了向前倾倒的二宫先生。接下来只要交给负责修改记忆的医师就行了,附身的灵被驱走后,宿主昏倒也是非常常见的情况,他并不担心这会影响自己的业绩评定。相叶从那边的大楼门口出现了,刀已经收在鞘里,他解了伞扣想过去给还在路那头的同事遮雨,大野智赶紧挥舞起空着的左手臂示意他自己不要紧还是去车那头。收到这柄刀的年头太久,伞面上已经被伞骨磨出了好几个小洞,是遮不住雨了。

相叶也不磨蹭,赶紧几步跳到车旁边打开了后座门。大野智埋头往前冲到车门边,直接连人带人地扑进后座,昏倒的二宫先生被歪歪扭扭地抵在另一边车门上。他不常碰见目标会晕倒的委托,觉得这样塞进已是很满意。车里温暖,他半个身子探进,也不想再回到那噼里啪啦的冷雨里,便肩膀一耸跳进坐好在后座里了。相叶在他身后贴心地关好车门,抹了一把额头也回到驾驶座上去了。

 

 

二宫先生在雨声里安静地躺了一宿,大野智在隔壁病房里也安稳地睡了一晚上,直到在食堂吃完早饭,昨夜挂在二宫床头拿符纸折的风铃还是毫无动静。该不是没起作用……大野智有些急匆匆地赶回去。少时跟着前辈耳濡目染不少如何温馨地接待客户的知识,他记得松冈负责记忆处理的时候总是会坐在病床边上等人醒来,那他也应该做到。

好在赶到一看昨日那双清透的眼睛仍低垂睫毛紧闭着,睡姿也没怎么变化。他拆了风铃又折了只小纸鹤,把它摆在窗边上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一下接一下地振动起来。是樱井翔,细致地传达今天大楼前面的便利店上架了新品,酸奶特别好喝,他一时冲动又拆了一盒蛋包饭,现在还剩下一半,让他缓缓,吃完就来。还附了一张照片以示美味。

催他也没用,自己总不可能冲过去替他把早饭解决了,何况上班时间也还早。大野智收起手机,索性搬了椅子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二宫先生比昨晚看起来更年轻了一点的睡脸,很快就神游天外了,不过目光还是落在人家脸上,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醒了。

他一下子挺直了腰板坐正在椅子上,得要给述事人留下好印象,比如一丝不苟地守着人醒来这种,容易感人。二宫先生在他柔和的视线下缓慢地坐起来,蹙眉一言不发。大野智反思自己是不是看起来不够知性,或许也该套件白大褂来的,于是主动打破沉默,“感觉怎么样?”

气氛果然有了转机。“呃……头有点疼。”二宫先生环视了一圈房间,许久才给出第二个句子,“这是,哪里?”

大野智满意这剧本一般的走向,“这里是综合东京第四医院,二宫先生……”

“……谁?”

 

“二……宫……先生?”大野智突觉大事不好。

 

“二宫?”

 

诡异的沉默。

 

“……”

大野智觉得自己可能中头奖了。但是他还想再挣扎一下。

 

“你,想不起来了?”

兄弟啊我的脸有那么难认吗!快想起来啊!

 

“我……怎么了?”二宫先生小心翼翼地问。

 

完了。

“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大野智一脸镇静,“摔到头了。”

二宫摸了摸自己疼痛的太阳穴,“……失忆了?”

大野智的手在膝盖上捏成了两个拳头。

完了完了。

 

“那你是……”

 “尼桑?”好不容易才发出一个音节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房间里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樱井翔探了半个身子在那,白大褂整整齐齐。

大野智一下子站起来。他看到樱井翔被吓得双下巴都要出来了。

他走过去,揽住樱井翔的肩膀,向二宫先生坚定地点头道,“这是我们共同的弟弟。”

 

 

樱井翔一口老血。

他吃早饭的时候是看过这次委托的资料的,目标人物实际年龄比他小一岁半——虽然看起来顶多二十出头——这更让人糟心了,他再怎么样也快三十了,忽然变成人家“共同的弟弟”……

大野智不理会他拒绝设定的眼神,继续介绍:“名字是樱井翔。我是大野智。你是二宫……”

樱井翔接过他的停顿,“二宫和也。”

大野智点头,“对。二宫和,和也。”

哪有兄弟间说名字吃螺丝的……樱井翔心想这个设定还没立稳就该塌了,走廊上又有声音传过来。

 

“樱井桑?樱井桑——相叶君……”

松本润领着相叶雅纪出现在门口,被门口的两人吓着了,截住了话头,停在门外。

樱井翔一把抓过松本润的手臂,也把手拍在他肩上,向二宫和也坚定地点头,“这是松本润,也是我们共同的弟弟。”

松本润不明所以。樱井翔睁着比他更圆的眼睛对他猛点头,只好迫于压力勉强回应,“是,是啊……”

大野智看到二宫和也的视线从松本润移到后面的相叶。

 

相叶毫不怯场,绕开门口一团乱,走到门里扯了大野智的椅子坐在二宫面前,同昨晚一样兴高采烈。“我是相叶雅纪啊,二宫君,你不记得了吗?我们以前初中一个社团的!”

二宫尴尬地扯起嘴角,视线往大野智那边瞥了一下,把“大概”两个字吞了回去。“我……失忆了。”

这下四双眼睛全转向大野智了。

大野智犹自镇定,坚毅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他不是,昨天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到头了嘛。”

接下来就只能即兴发挥了。希望请他们三个人吃完饭后,还能留点钱攒着买鱼钩。

 

松本润率先想出办法来,他摇晃几下被抓着的手臂,说那翔桑,先带二宫君去检查一下吧。

樱井翔的血液大概全供给在消化系统了,不明就里地被晃了很久才“啊”了一声。“那,智君你先跟我去办一下手续。”

相叶倏地站起来。“那我改天再来看你。”

 

一瞬间大家又都要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表情没什么变化的二宫。

 

 

大野智都要走过下一个病房了,又匆匆掉头回去了。

还是站在门口,面对毫无动静的二宫,他显得有些不安。他很想说些什么,弥补一下自己刚才的不作为,却无法自制地陷进如果是前辈一定能做得更好的愧疚中去。最后他只是拿起窗台上的纸鹤,捧着二宫先生的左掌放到他手心。

 

“我马上就回来。等我一下就好。”

二宫托着那只纸鹤,抬起头给了大野智第一个笑容。

“好。”

 

 

 

大野智小跑几步追上三人,扯住樱井翔的褂子,已经后悔了,“翔君我们回去重来一次吧。”

“……大野桑,我们有规定的。”

这刚才还喊的尼桑呢……

相叶好奇非常,“二宫君怎么会失忆呢?那个鬼那么厉害吗?”

“……完全不厉害,烧了一下就死了。”不然我就把刀带走了。大野智很无力。驱鬼后宿主失忆的事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多见于驱除过程复杂凶险的恶灵里,两者的记忆相互融合,以至于驱除后会带走宿主的一部分记忆。要恢复也不难,甚至只需一些恶灵残留的碎片就可以将记忆寻回,但问题是,他驱鬼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宿主会失忆的可能性。

“那我们赶快去现场看看有没有残留物吧!”相叶很放心,揽过大野智就想出发了。

“相叶酱你这是怀疑我的业务水平吗……”大野智跟着拖了几步走,说起来这客户还是相叶给他介绍的,“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你这同学撞了那么久的鬼呢??”

相叶赶紧掏出手机给大野智看他和客户的聊天记录以示清白,“不是啊O酱,小田小姐只和我说了她最近发现她的同事——就是二宫君——有点奇怪,总是魂不守舍的。她是能看见的那一类,以前也发现过别人被附身的情况,所以报告以后就直接派人执行了。”

“那你早知道这没有危险性?”大野智质疑,“你让我带刀干什么?”

“这不是从没亲眼见你用过嘛……”

 

樱井翔在旁边咳嗽,松本润已经先去更衣室准备工作了,“大野桑,我们事务所的规定……”

他们医院,或者说驱魔事务所,向来以周到的服务与优秀的售后而闻名业界,自员工的学生时代便开始栽培,指导技能,安排就业,工作时间自由,薪酬稳定奖金丰厚——前提为不违反严苛的社规。一旦触犯,罚金可由一天至一季工资不等,更有各类乡村工作大礼包等着你去体验。

执行人被事务所给予了极大的自由,他们可以使用任意器具任意方法驱鬼驱魔驱妖驱怪,连同而来的是对目标的高度责任性,驱鬼之前是什么样,驱完以后就得原模原样地还回去。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不仅会被扣除双倍的任务奖金,还必须亲力亲为将其完美解决。失了忆的就必须把记忆还回去。虽然现在看起来希望很渺茫。

大野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不是已经说是兄弟了嘛,那我就……”

樱井翔赶紧摆手,“不不不你还是一会儿想好了写下来给我吧。我怕到时候对错设定。”

“那就……”

“我先去准备检查了,你想做全套的还是只查大脑?”

“全套有哪些?”相叶好奇。

“虽然照目前来看,失忆主因为摔下楼梯所造成的头部撞击,但是除脑部创伤以外,药物影响或者严重精神刺激也能引发逆行性失忆。可以先做一下血液常规检查……”

大野智从思索中惊醒,“不不你就给我找个最便宜的……查脑子的。”

樱井翔匆匆忙忙走了,相叶见大野智往回蹭了几步,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责任,于心不忍,转了一步拍他肩膀,“我可以给你介绍搬家公司,打七折。”

大野智面如死灰。

“那你们要是哪天想吃中华料理了,就算是陈师傅的味道我也给你复制!”

……扭头就走。

 

 

 

 

 ——

标题起得很僵硬 望见谅…… 

因为梗被撞得越来越多了 所以决定还是发出来吧 不能继续拖了

草稿大概只有总共故事的六分之一 还很零散 会努力稳定更新的 【虽然目前是期末

由于各种原因 不建议关注 关注了的建议取关 【我会好好打tag哒!


直觉告诉我应该艾特某人 不过介于她一直不更新…… 还是等她自己发现好惹 :)

评论
热度(9)

© zora | Powered by LOFTER